大山楂丸

Life is short play more

热爱黄景瑜

杂食到怀疑人生

写文和刻章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没别的屁了

一个我心里的蒋丞
最后一年了,希望我能像丞哥一样勇敢
原作@方寸之内

大家对不起,我坑了

距高考还有300天
 
取关随意,还会回来
 
再,对不起

【瑜昉】 群山万壑 02

睁眼是掉皮的土墙
 
“醒了?喝点水”
 
一个豁口的搪瓷杯子递到面前,正是昨天那个人
 
接过来喝了一口

“你是黄景瑜”
 

凳上的人挑起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这在龙门沟,除了你土匪头子黄景瑜谁还能这么大胆。可你知道我是谁?”
 
黄景瑜笑着,“尹昉,尹少爷,可以说不止知道你,而且很了解你,毕竟前两天还琢磨着绑你敲上你爸一笔呢”
 
接过尹昉手里的杯子,“要不怎么能摸清楚你那亲近几个手下都姓李,对得上你那个‘小李’呢”
 
“不过,我现在对你更有兴趣了”
 
拿过一份今天的满洲报把第一版冲着尹方,尹方一眼就看到被处死的李清的照片,瞳孔微微放大
 
捕捉到尹方的情绪波动,慢慢把报纸翻过来念
 
“日方于龙门沟抓捕一名共党今早处决”
 
尹昉歪歪头一脸与我何干等着黄景瑜继续说
 
黄景瑜点点头,“一个共党是没什么,可这手上的信息就了不得喽”
 
从兜里掏出一个一指宽的牛皮纸信封,“也是昨天尹少爷一个不小心,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抖落出来了”
 
 
尹昉忙摸上自己的领口,早已是空空荡荡
 
“你!…”
 
“别急啊,又没说不告诉你里面有啥”
 
 
也不打开信封嘴里缓缓道,“黄金二十万两,盘尼西林二十箱,七月十五常鸿责运”
 
边说着边从桌上摸过来盒火柴,尹方没来得及反应就擦着把信点了,把还带着猩红火星的灰烬扔到地上
 
站起身来才是真正露出一副土匪相,“最后还有一串数字,现在只有我知道了。所以,不知道你有兴趣合作吗。”
 
 
看着地上的灰被门缝里溜进来的风吹得打转尹方反倒不着急了,直直回视着黄景瑜
 
“条件”
 
“五万两”
 
看着尹方‘碰’得摔回床上盯着房顶,黄景瑜转过身笑了
 
 
 
 
“五万两!五万两!我靠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黄景瑜两手搭在尹方肩上挡在自己前面,“可说好你要保护我的啊”
 
尹方白了一眼,“岳澜你先坐”
 
“毕竟是抢别人的,钱是小事,关键是那二十箱盘尼西林”
 

把黄景瑜的手拍下去,“密码还在他手里,今天已经八号了,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
 
岳澜狠狠看了一眼黄景瑜,后者避开他冒火的目光在屋里溜达
 
 
“可我们还要搞到列车的具体时刻表就免不了要去会一会那个常鸿”
 
“常鸿,那个新任商会会长?一天二十四小时五班宪兵轮班,进他家大门都难”
 
“这个我们有天助”,尹昉说着掏出两张请柬
  
岳澜拿起来,“中日共荣舞会…七月十日…?”
 
尹方点点头,“给我爸的”
 
走过去拍了拍正拿着他毕业照看的黄景瑜
 
 
“不要想着坐等分钱,危险的行动你一个都少不了”
 
“你们那周密计划我哪懂”
  
尹方真诚的笑笑
 
“溜门撬锁总有你的吧”

【瑜昉】 群山万壑 01

抗日时期
 
土匪头子╳共党地下工作者
 
相关历史情节纯虚构 
 
 
一九四三,日军两轮轰炸下来黎阳放弃抵抗,尹敏行作为黎阳方代表与日方签约
 
一时间日军和伪军巡逻于大街小巷
 
在对共产党清扫过程中由于叛徒出卖,黎阳一带地下工作者几乎损失殆尽
 
城内人人自危,不见天日
  
 
 
“大哥,这天都快擦黑了咋一点动静也没有啊”,猴子扒开一点草往路左探望
 
黄景瑜叼根草正想着就听见车的声音,后面的弟兄们也听见了,响起微乎的上膛声
 
黄景瑜听了一耳却向后伸手示意隐蔽
 
五车的鸦片,这动静,好像有点小
 
 
果不其然看见路那边三辆挎斗打头,后面跟了两辆日军大卡
 
大卡盖着黄布看不到有什么,听动静沉甸甸的不像是货
 
黄景瑜纳闷,向宇那货虽说是和日本人有生意往来,但怎么也没到日本人给他带货的份上吧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趟算是栽了,正招手打算撤就是一阵刹车声,黄景瑜伏身回草丛
 
 
 
领头的人下车,“什么人!”
 
车灯打亮一片草丛跌跌撞撞走出一人
 
日本人皱皱眉,“尹少爷?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这?”
 
“铃木大佐?今天天气好,来这里写生,不小心跌了一跤”,说着往肩上顺了顺画板
 
 
少年模样的人除了衣服脏了些神情里没有一丝不堪与慌乱
 
“写生?”军人踱了两步背着少年,“这可不是什么太平地方,一个人来,”
 
“尹先生到是很放心啊”
 
 
“有几个仆从,但跟得不紧,我从个小坡上跌下来就找不到了”
 
“少爷不见了总会派人来找吧,为了保证您的安全,我们陪您等等”
 
“……”
 
少年张张嘴见那日本人一脸阴骘的盯着他也就住了嘴,脑子飞快转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已经全黑下来,山风凉飕飕的,日本人来回踱步得越来越快
 
“大佐…”
 
“少爷!”
 
少年堪堪停住未出口的话,见来人打着手电筒朝这里走来
 
 
“其他几个我让他们回去找人了,我说在这再转转没想到真碰见了。这位太君是专门陪着我们少爷呢?太谢谢您了。少爷,快走吧”
 
 
说着黄景瑜就去搀人,少年微乎其微得泄了口气,眼里的疑惑掩饰得很好
 
二人刚走出没两步
 
“等等!”
 
日本人赶上来站定在两人面前抬手就给了黄景瑜一耳光,两个士兵把他带到不远处一边
 
“这种连主人都保护不好的蠢货是应该惩罚的,对吧。更尤其是您和您家人,毕竟代表着这黎阳一带中日共荣。”
 
 
少年口气冷下来“怎么说也是我们家的人,大佐这样,怕是不太合适”
 
铃木真笑了两声,也不做道歉,朝少年迈进一步
 
“想问问尹少爷那蠢货仆人叫什么”
 
“下人的名字我哪能全记住”
 
“怎么说也是能陪您来……画画的,总知道个称呼吧”

 
铃木真紧紧盯住眼前的人试图找出他的慌乱
 
一秒,两秒,像一世纪那么长
 
“…小李”
 
铃木和跑过来的士兵说了几句,抬眼看向对面的人
 
忽得狭促的一笑,“尹少爷也别见怪,就是看您伤成这样一时太生气”
 
少年不再搭话冷笑一声,搀着赶上来的‘小李’离开
 

 
 
走了快十分钟再也看不到日本人的车
 
少年刚想转头去就感觉后脖梗一疼,眼前一黑

我热爱过很多事物,总想表达自己的赞美,话兜兜转转耽搁下来最后都不了了之。昨晚十二点多打开手机写下这些
 
我没有想过我第一条长评是给一位画家。
 
第一次看到你的画是十三夜之月的封面,当时是听歌去的,也没有细看,模模糊糊的只觉得和歌很搭。直到前两天首页看到别的太太推荐你的二零一七总结,一下看到那张封面,有种老熟人的感觉。打开网易就着《哪吒》看你的作品。
 
 
我翻来覆去看了三天。
 
 
带色彩的作品不多,像是很久以前的蔚蓝和水的那两篇,能从里面感受到宁静。
 
要说的还是黑白作品。
 
我像是徒行了恒河沙劫,找到了什么。
 
 
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剪影,都像是古董一样向我诉说着很久很久以前或喜或悲的故事。我第一次如此强烈的感受画笔的力量。我难以想象你作画时的状态,像是出世间一切法相
 
对,出世间
 
画纸上只有白与黑带给视觉的冲击是一方面。可真正打动我是每个画中人给我的那种感觉。数笔,魂魄具全。在出世与入世间站定。
 
既像是桨声灯影莺歌燕舞自有其乐,而我立于松间凛冽,又像是一路看过九九八十一难,黄土扬于身后披上世俗的尘埃。
黑与白足矣,毋需多言。
 
不管是以前本上的信手还是现在足矣用来谋生的作品。画里好像一直有个人,远远站在那里,没有变过。
 
是个少年。
 
 
再写几千字我贫瘠的语言仍是无力。所有的浅薄解读也只是隔着屏幕一个世俗人的胡言乱语。

今日端午,愿你安康。一生执笔做剑,顺遂内心,圆满自己,同时感动更多人。
 
2018.6.18
 
 
(深夜突然,偷偷 @钱忆 老师,如果看到,希望我这一点个人的胡乱解读没有打扰到你)

【顺懂】童话故事(下)

李懂再醒来已经是早晨了,一个人躺在沙滩上,衣服还有些湿
 
爬起来活动了活动好像没什么大的伤
 
小船早已没了踪影,正打算往村子里走听见身后一阵响动
 
一头鲸鱼一直在不远处望着他
 
李懂走过去“是你救了我吗”
 
“那可不,不是我说,你就这样还下海呢…”
 
 
李懂第一次领教到比铁柱话还多的生物,过了大概两分钟那边才歇了歇
 
喝了口水“我叫顾顺,你呢”
 
“李懂”
 
 
 
往后几天李懂晚上住在傻孩子的秘密基地,白天就来找顾顺
 
他趴在顾顺背上在海面上穿行,看顾顺的喷水表演,被裹在泡泡里到水下去,有事也会给顾顺讲星星上的事…
 
 
顾顺虽然话又多还臭屁,但李懂发现自己每天往海滩走时不自觉的越来越高兴
 
远远看到顾顺呲出水花欢迎他就会扬起嘴角
 
 
就像铁柱和这里成千上万的仙人掌不同一样,顾顺也变得和这片海里成千上万头鲸鱼不一样
 
独一无二
 
 
但李懂也发现自己的身体离开行星越久就越虚弱,也许在这一两天就要被强制送回
 
李懂无能为力,很难过,又不知道怎么和顾顺说
 
这天快要晚上时,李懂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透明,浅浅的发着光
 
刚想对顾顺说这件事,顾顺却叫他闭上眼睛
 
李懂无力的笑笑闭上眼睛
 
耳边是冷冽的风声,飘渺间听见顾顺在不远处低声哼唱,继而像是整片海里的生物一起,悠远的声音扩散在天地间
 
远处的渔民都停下手里的活听着
 
 
在这宏大的吟诵间风鼓着海浪,飞鸟呢喃,草木摩擦
 
李懂却独独清楚的听出顾顺的声音,把他密不透风的包起来
 
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李懂猛的睁开眼睛想要向顾顺那里奔去
 
可没走两步身体忽的变轻,不受控制的向上飘去
 
一直向上,直到看不清那片海,看不清顾顺
 
 
顾顺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周围的同伴一个个潜下去,海面恢复平静
 
渔民家的灯一盏盏亮起来,天上的星星和以往一样
 
顾顺由着自己慢慢下沉
 
回到海底翻开几个月前的日记
 
…3月20日:海里的日子真无聊,好想去天上,去星星上看看啊
 
 
3月25日:达叔有台天文望远镜!!可他怕我弄坏不借:(
 
 
4月1日:偷偷把望远镜拿过来了,原来星星上也住着和这里一样的人,好想去…
 
 
4月5日:有个养仙人掌的男孩真可爱,今天又被那只傻鸟扔石头砸到头
 
 
4月12日:有些星星上的人真古怪,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个一直数钱的鼻子比我们这几的人都要大
 
 
4月20日:他的仙人掌跳舞好好笑
 
 
5月10日:看不清他每天敲敲打打干什么呢,好想跟他玩啊
 
 
5月19日:村里那个叫杰克的傻孩子用一网兜的鱼换了粒种子被他妈追着打到海里。啊呀那个豆苗长到他的星星上了!…
 
 
顾顺再翻到这几天,每天都要写三四页,现在看像做梦一样
 
想努力睡着脑子却一团浆糊,踌躇了半天,朝着海女巫家游去
 
 
李懂回来后是铁柱都能看出来的沉闷,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天星星背面一阵响动,李懂过去一看居然是精卫
 
这只鸟歇了歇
 
“李懂,我是顾顺,很抱歉这么久才给你来信,我们这里找不到信鸽,最后只能找它了。
 
你走以后,在夜晚没有雾的时候,想着你在那里,我就好像拥有一整片天的星星
 
只是李懂,我想再见不到你…”
 
听完最后一句话,李懂在那怔怔的站了一会
 
直到听见豆蔓那里又是一阵悉簌,接着爬上来一个人
 
体格健壮眼睛却那么熟悉
 
 
“我就知道这只傻鸟记不住”,把精卫顺着豆蔓赶下去,转过头来笑着对着李懂
 
“我想在见不到你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像我一样想你,想要一直在一起的那种想”
 
 
李懂一直觉得自己的星星太小了,此刻却又觉得正好
 
 
正好装下他和他
 
 
 
和铁柱
 
 
从此顾顺和李懂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完-
 
 
 
(日常神志不清:)我写得是什么?)

【顺懂】童话故事(上)

真的是幸福美满的童话
 
请自动将智商调至学龄前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叫李懂的人住在一颗名叫G09的小行星上,他聪明善良,附近行星上的居民都很喜欢他,行星很小,只有一株叫铁柱的仙人掌陪他
 
 
李懂每天很忙,要抵御不怀好意的入侵者,要赶着看日出,要帮邻居们的忙
 
当然……还要伺候铁柱这位戏精
 
 
“哎哟妈呀!这初秋的寒风嗖嗖的,你能给我整个玻璃罩子不”
 
李懂揉了揉眉心,他不解为什么他的画风和隔壁B612差那么多,更不解当初作为一粒种子飘到这里来的铁柱从哪带来的外星口音
 
“能罩住你的不叫罩子,那叫缸子”没停手继续叮叮当当敲着手机的东西
 
铁柱的演艺热情被打击,安静了没一会儿又凑过来
 
“你这干啥呢”
 
“做船”
 
 
李懂前几天去一位地质学家的行星上看到了他描写的海,当时就被那种壮阔吸引
 
 
李懂的行星太小了,装不下一片海,哪怕面前这个小小的船就快占了行星三分之一的地方
 
但他还是无比向往着那种无际的神秘,直到脑海里的想象被铁柱喋喋不休的问话打断
 
“船?船就是可以在海里行驶的东西。海?海就是一大片水,时而平静时而颠…”
 
话音没落,地面震了一下
 
李懂以为又是铁柱给自己加的戏,但对上铁柱用刺表现出来的呆滞表情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绕着行星走了一圈发现是株豆苗顶到了行星上
 
那豆苗不知从哪里来,弯弯曲曲长上来看不见头,李懂伏下身耳朵贴在豆苗旁,隐隐约约听得到说话声
 
 
“…看我今天不抽死你个小兔崽子,拿你爹一天捕的鱼跟那个臭老头就换了这么个东西,给我站住…”
 
第一反应这可能是铁柱的老乡,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鱼!那里有海!
 
 
一夜左思右想决定顺着豆苗去那个有海的地方看看
 
 
临走还是有点放心不下铁柱,铁柱自信满满的挥舞着自己的刺
 
“你快行了,瞅见这钢筋粗的刺儿没,管他是老虎还是老鹰,我到时候就朝它呔!——”
 
做了个突刺的动作,根系牵动行星抖了抖,直接把正在正小心翼翼把船推上豆蔓的李懂连人带船抖落了下去
 
……
 
铁柱把枝干探到豆蔓的方向隐约听到“铁柱我…”
 
铁柱大声
 
“我也爱你!”
 
 
李懂一路有惊无险颠到了地上
 
这个地方天刚刚亮,人们都还没起来,李懂想趁没人发现赶紧拖了船跑
 
结果旁边一个迟疑的声音传过来“你…你是…从上面下来的?”
 
李懂当即就猜出这就是那个拿鱼换种子的傻孩子,点了点头又补了一句“别告诉别人啊”
 
得到了答案傻孩子的探险激情被点燃,又怕即将起床的老妈看见,便拉了李懂去自己的秘密基地
 
 
缠着李懂问东问西了好一阵,一只青色的小鸟飞来落在傻孩子的肩上
 
傻孩子边从兜里掏出些面包屑喂鸟边继续问“那你来这里干嘛啊”
 
李懂羡慕的盯着乖顺的小鸟想起自家的铁柱随口答到“看海”
 
又忍不住问“你这是传说中象征幸福的青鸟吗”
 
傻孩子看了眼青色的鸟毛
 
“哎呀可能吧,不过我叫它精卫”
 
“填平所有海洋,地…”
 
傻孩子眼疾手快一把握住精卫的鸟嘴,小声“跟你说了多少次别瞎叫!你想让这里的渔夫今晚吃铁锅炖你吗!”
 
……
 
在傻孩子的引导下李懂来到了海边,咸腥的海风低沉的水声翻卷而来的白色泡沫让李懂呆住了
 
直到旁边‘咚咚’的声音传过来,扭头一看是精卫在往他的船里扔石头
 
感受到李懂的目光,精卫:“少年你放心,经过我的精确计算你的船完全撑得住这些石头”
 
李懂想反正它也填不满海,就带着一船石头下了海
 
太阳已经快要下去,李懂仰躺在船里也不去划桨,感受着大海温柔中蕴藏的力量
 
紫红色的云层层叠叠堆在天边,离李懂的行星很近的地方
 
李懂想起自己的星星,又想起铁柱,后背一阵发凉
 
迟钝了一下猛的翻身发现刚刚被精卫的石头堵住的地方露出一条细缝,海水正慢慢的从那里渗出来打湿了衣服
 
手忙脚乱的去堵却于事无补,船很快就沉下去
 
李懂在水里扑腾着听见头顶
 
“今日超额完成任务”然后看见精卫轻盈愉快的背影
 
刚想喊救命一个猛浪迎头打来,渐渐失去意识

【顺懂】论军医的重要性

破🚗
  
这是链接(这次补档再翻我们就有缘再见吧:)
  
这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一个梗:相比起喂受吃药来说攻自己吃再威胁受‘现在跑还来得及’更为刺激,但没有太太写,只好自力更生了:)
  
这篇文章是我成长路上的里程碑:)

【顺懂】 林鸟 番外

顾顺等了一会,张天德从里面出来
 

青色的头皮让他想起他们小时候的样子
 
面对面两人一时无言
 
 
半晌,“你来干什么。”
 
声音从话筒里穿过来,沙沙的
 
 
像是以前一起玩抓人游戏时,每次看见快追不上石头就不跑了
 
顾顺一下被这种破罐破摔的语气激起火来
 
 
“我来干嘛?我来看看没脑子的人长啥样!我看看你是不是在牢里哭着喊着要给他顶罪!”
 
“你知不知道他拿多小的孩子给他开道!他他妈就是一个混账,你…”顾顺拿着话筒的手指节泛白
 
 
张天德自打进来就偏着头,这时候才缓缓转过来看着顾顺
 
 
“你说得对,他贩毒他教唆我利用我,他就是个混账”
 
 
“可他对我好”
 
 
顾顺一时卡住不知该说什么
 
门口小张探进头来朝顾顺指了指表,顾顺冲他点点头
 
站起来要走突然又想起什么
 
 
“佟莉怎么办”


石头眼神动了动很快暗下去“能怎么办,让人家等我十几年吗”
 
自嘲地干笑了一声“就这样吧”
 
 
 
两天后,佟莉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小公寓
 

又是在人才市场徒劳的一天,像是回到了毕业刚找工作那阵
 
进了楼,公寓物业拦住她递给她一个大信封
 
走进电梯正反看看也没看出是哪家公司的,
 
 
进了屋佟莉直接把自己摔进床里,两手去拆信封
 
 
里面除了一叠文件再没什么,
 

佟莉拿到眼前,读了两行就呆住了
 
 
这是一份崔杰一案的内部案件档案,里面清楚的写了没有对大众公布的案件细节
 
 
其实佟莉找人打听过张天德的罪名,最后也是不清不楚只是知道判了十五六年
 
口供记录事无巨细,一页一页翻过来让佟莉觉得就好像张天德在自己面前一点点讲述这荒谬而笨拙的报恩故事
 
 
回过神来,  眼泪顺着眼角流进头发
 
 
手背覆在流泪的眼上
 
 
“傻子,不就是十五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