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楂丸

Life is short play more

热爱黄景瑜

杂食到怀疑人生

写文和刻章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没别的屁了

【顺懂】 世界真奇妙 02

李懂住这里是大姑家买了新房,这套旧房刚好还没出手就让李懂先住着
 
 
虽说是老小区,每天楼下一堆吊嗓子遛鸟撞树的大爷大妈
 
但因为附近有所初中,还有李懂上的高中,算是个学区房,进出时也能看见些和自己差不多大的
 
 
大姑上班也忙每周就来上一次

李懂平时每天早饭吃些牛奶面包,中午晚上就在学校食堂解决倒也方便
 
 
要求七点到校,李懂六点二十多起床
 
 
冬天天亮的晚,小区里只一两家有学生的亮着灯
 
路灯早就牺牲
 
摸着黑慢慢往学校走
 
 
六点五十进班,班里还没几个人
 
拿个本去墙上贴的课程表那抄了一份回来
 
 
六点五十五,一半的人还没来齐,李懂开始怀疑自己记错时间了
 
 
 
来这里借读,李懂学习本来不差,加上大姑有些关系,就把他安排进这所重点高中里最好的班
 
 
李懂本来还担心一来看见大家都呱呱的诵读,学得热火朝天自己一下接受不了
 
而后李懂见证其余人在最后三分钟里全部就位,而自己的同桌更是屁股刚坐下预备铃就响起来
 
 
顾顺边把手上的煎饼往下解边单手脱书包,左右开弓
 
 
“差点就让老高堵住了,跟个气皮球似的在门口吼…”
 
 
停住是突然发现旁边不是庄羽了
 
倒也没见他尴尬,从地上的书包里掏书往桌洞里塞,转过脸来

“我记得,你叫李懂是吧,我叫顾顺”
 
 
 
七点到七点半是早读,这是第一天,课还没上没啥读的,大部分人都在调养生息
 
顾顺开始窸窸窣窣的吃早点,边吃边小声
 
 
“你不用拘束,我们班开放又有趣”
 
 
 
高二下学期,老师们都赶着结课,开学第一节课都是一顿讲
 
和李懂原来老师的讲课方式很不一样,跟起来有些费劲
 
没来得及体会到大家的有趣,李懂到先觉得旁边这位同学很有自己的想法
   
 

语文课,王勃溺水而死后魂不飞,魄不散,腾王阁附近还能经常听到‘落霞与孤鹜…’
 
后来有个人到此“大学士,是否去掉与和共更好呢”,从此江面再无声音,这是不是王勃认可了呢?
 
顾顺小小声:“是被气得魂飞魄散了”
 
   

数学课,李懂感受到了起于恐惧的积极
 
不同于之前几节课的稀疏响应
 
数学课上大家为展现新学期,新气象,一个个宛如得了甲亢的猴子
 
老高,“x的区间是负一到零,那-x呢”
 
旁边的人跟着大家兴致高涨,张嘴就是:“负零到一!”
 
 
李懂忍笑得辛苦
 
 
就这么上了一周的课,李懂努力适应着老师的讲课方式
 
……和从顾顺那借来的笔记的字迹
 
 
怎么说,他的这位同桌字迹和本人一样张扬
 
笔记内容和本人思想一样跳跃
 
总之就是不太跟得上
 
 
顾顺倒是带着一股异乎寻常的热情欢迎新同桌
 
平时班里男生打篮球什么的都拉上李懂

一两个星期下来也和大家七七八八都混熟了

 

【顺懂】 世界真奇妙 01

校园AU (带你走进真正理科生世界
 
 
 
高二下学期班里新转来一个人,那人从后门进来
 
班里没有多余的位置,从隔壁空教室拉了套多余的桌椅,书包放在上面坐下来
 
 
班主任高晔进来,正闹哄哄传着抄作业的,央求课代表的,小声谈论这个新来的,立刻安静下来
 
老高叫那人上去做个自我介绍
 
站上去透着一顾沉稳,是少年的好看却也有些疏远
 
 
“我叫李懂”
 
就一句,转身朝旁边的老高点点头示意说完了
 
老高没想到就这么一句,但也就让他回去了
 
站在讲台上环顾班里一圈,多少了解这个孩子的身世,寻思着找个活跃点的男生,眼光就落在顾顺身上
 
 
“庄羽你下课搬到多媒体旁边坐来,李懂坐到庄羽那。”
 
“啊什么啊,各科老师都跟我说你小动作太多,搬到这来给我老实点。现在别动等会放学再说”
 
 
说着把教案翻开,“我就讲十分钟,笔记本拿出来好好跟上,明天就开始学导数给你们加点东西省得跟不上”
 
 
开学报道都揣了一书包作业来,可深知这‘十分钟’的长度人们却也只能纷纷左右借根笔撕张纸开始听课
 
   
 
果不其然一直上到快中午其他班都打扫完走了个干净老高才合上教案
 
“看那一个个着急的吃饭,行了赶紧回去吧,明天第一天谁敢迟到给我小心点啊”
   

老高走后班里一片哀嚎,准备回家,李懂也正准备走,一个人叫住他
 
“兄弟,地方给你腾出来了,记得换坐位啊”
 
 
才想起老高说的换坐位的事,冲那人点点头,搬了桌子到旁边空了一个位置的桌旁
 
未曾谋面的同桌已经走了,李懂也没停留,顺上空荡荡的书包走出去
 
路过老高开着门的办公室老高招招手叫他进去
 
“书啥的都领上了吧”
 
尹方点点头
 
“恩…你的校服还得等两天”,拍拍尹方胳膊,“尽快跟同学们打闹起来啊,给你配的同桌也是好孩子,有啥事就来找我,奥”
 
“好”
 
“行了,那就赶快回去吧”
 
 
 
拐进一个老式小区,爬上六楼
 
从兜里摸出一串钥匙,认了认提出一把
 
 
一进门一股烧茄子味,大姑从厨房喊
 
“老师同学挺好吧”
 
 
“昂”,应了一声,怕她在厨房听不见
 
抬高声音又,“挺好的”

我热爱过很多事物,总想表达自己的赞美,话兜兜转转耽搁下来最后都不了了之。昨晚十二点多打开手机写下这些
 
我没有想过我第一条长评是给一位画家。
 
第一次看到你的画是十三夜之月的封面,当时是听歌去的,也没有细看,模模糊糊的只觉得和歌很搭。直到前两天首页看到别的太太推荐你的二零一七总结,一下看到那张封面,有种老熟人的感觉。打开网易就着《哪吒》看你的作品。
 
 
我翻来覆去看了三天。
 
 
带色彩的作品不多,像是很久以前的蔚蓝和水的那两篇,能从里面感受到宁静。
 
要说的还是黑白作品。
 
我像是徒行了恒河沙劫,找到了什么。
 
 
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剪影,都像是古董一样向我诉说着很久很久以前或喜或悲的故事。我第一次如此强烈的感受画笔的力量。我难以想象你作画时的状态,像是出世间一切法相
 
对,出世间
 
画纸上只有白与黑带给视觉的冲击是一方面。可真正打动我是每个画中人给我的那种感觉。数笔,魂魄具全。在出世与入世间站定。
 
既像是桨声灯影莺歌燕舞自有其乐,而我立于松间凛冽,又像是一路看过九九八十一难,黄土扬于身后披上世俗的尘埃。
黑与白足矣,毋需多言。
 
不管是以前本上的信手还是现在足矣用来谋生的作品。画里好像一直有个人,远远站在那里,没有变过。
 
是个少年。
 
 
再写几千字我贫瘠的语言仍是无力。所有的浅薄解读也只是隔着屏幕一个世俗人的胡言乱语。

今日端午,愿你安康。一生执笔做剑,顺遂内心,圆满自己,同时感动更多人。
 
2018.6.18
 
 
(深夜突然,偷偷 @钱忆 老师,如果看到,希望我这一点个人的胡乱解读没有打扰到你)

【顺懂】童话故事(下)

李懂再醒来已经是早晨了,一个人躺在沙滩上,衣服还有些湿
 
爬起来活动了活动好像没什么大的伤
 
小船早已没了踪影,正打算往村子里走听见身后一阵响动
 
一头鲸鱼一直在不远处望着他
 
李懂走过去“是你救了我吗”
 
“那可不,不是我说,你就这样还下海呢…”
 
 
李懂第一次领教到比铁柱话还多的生物,过了大概两分钟那边才歇了歇
 
喝了口水“我叫顾顺,你呢”
 
“李懂”
 
 
 
往后几天李懂晚上住在傻孩子的秘密基地,白天就来找顾顺
 
他趴在顾顺背上在海面上穿行,看顾顺的喷水表演,被裹在泡泡里到水下去,有事也会给顾顺讲星星上的事…
 
 
顾顺虽然话又多还臭屁,但李懂发现自己每天往海滩走时不自觉的越来越高兴
 
远远看到顾顺呲出水花欢迎他就会扬起嘴角
 
 
就像铁柱和这里成千上万的仙人掌不同一样,顾顺也变得和这片海里成千上万头鲸鱼不一样
 
独一无二
 
 
但李懂也发现自己的身体离开行星越久就越虚弱,也许在这一两天就要被强制送回
 
李懂无能为力,很难过,又不知道怎么和顾顺说
 
这天快要晚上时,李懂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透明,浅浅的发着光
 
刚想对顾顺说这件事,顾顺却叫他闭上眼睛
 
李懂无力的笑笑闭上眼睛
 
耳边是冷冽的风声,飘渺间听见顾顺在不远处低声哼唱,继而像是整片海里的生物一起,悠远的声音扩散在天地间
 
远处的渔民都停下手里的活听着
 
 
在这宏大的吟诵间风鼓着海浪,飞鸟呢喃,草木摩擦
 
李懂却独独清楚的听出顾顺的声音,把他密不透风的包起来
 
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李懂猛的睁开眼睛想要向顾顺那里奔去
 
可没走两步身体忽的变轻,不受控制的向上飘去
 
一直向上,直到看不清那片海,看不清顾顺
 
 
顾顺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周围的同伴一个个潜下去,海面恢复平静
 
渔民家的灯一盏盏亮起来,天上的星星和以往一样
 
顾顺由着自己慢慢下沉
 
回到海底翻开几个月前的日记
 
…3月20日:海里的日子真无聊,好想去天上,去星星上看看啊
 
 
3月25日:达叔有台天文望远镜!!可他怕我弄坏不借:(
 
 
4月1日:偷偷把望远镜拿过来了,原来星星上也住着和这里一样的人,好想去…
 
 
4月5日:有个养仙人掌的男孩真可爱,今天又被那只傻鸟扔石头砸到头
 
 
4月12日:有些星星上的人真古怪,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个一直数钱的鼻子比我们这几的人都要大
 
 
4月20日:他的仙人掌跳舞好好笑
 
 
5月10日:看不清他每天敲敲打打干什么呢,好想跟他玩啊
 
 
5月19日:村里那个叫杰克的傻孩子用一网兜的鱼换了粒种子被他妈追着打到海里。啊呀那个豆苗长到他的星星上了!…
 
 
顾顺再翻到这几天,每天都要写三四页,现在看像做梦一样
 
想努力睡着脑子却一团浆糊,踌躇了半天,朝着海女巫家游去
 
 
李懂回来后是铁柱都能看出来的沉闷,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天星星背面一阵响动,李懂过去一看居然是精卫
 
这只鸟歇了歇
 
“李懂,我是顾顺,很抱歉这么久才给你来信,我们这里找不到信鸽,最后只能找它了。
 
你走以后,在夜晚没有雾的时候,想着你在那里,我就好像拥有一整片天的星星
 
只是李懂,我想再见不到你…”
 
听完最后一句话,李懂在那怔怔的站了一会
 
直到听见豆蔓那里又是一阵悉簌,接着爬上来一个人
 
体格健壮眼睛却那么熟悉
 
 
“我就知道这只傻鸟记不住”,把精卫顺着豆蔓赶下去,转过头来笑着对着李懂
 
“我想在见不到你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像我一样想你,想要一直在一起的那种想”
 
 
李懂一直觉得自己的星星太小了,此刻却又觉得正好
 
 
正好装下他和他
 
 
 
和铁柱
 
 
从此顾顺和李懂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完-
 
 
 
(日常神志不清:)我写得是什么?)

【顺懂】童话故事(上)

真的是幸福美满的童话
 
请自动将智商调至学龄前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叫李懂的人住在一颗名叫G09的小行星上,他聪明善良,附近行星上的居民都很喜欢他,行星很小,只有一株叫铁柱的仙人掌陪他
 
 
李懂每天很忙,要抵御不怀好意的入侵者,要赶着看日出,要帮邻居们的忙
 
当然……还要伺候铁柱这位戏精
 
 
“哎哟妈呀!这初秋的寒风嗖嗖的,你能给我整个玻璃罩子不”
 
李懂揉了揉眉心,他不解为什么他的画风和隔壁B612差那么多,更不解当初作为一粒种子飘到这里来的铁柱从哪带来的外星口音
 
“能罩住你的不叫罩子,那叫缸子”没停手继续叮叮当当敲着手机的东西
 
铁柱的演艺热情被打击,安静了没一会儿又凑过来
 
“你这干啥呢”
 
“做船”
 
 
李懂前几天去一位地质学家的行星上看到了他描写的海,当时就被那种壮阔吸引
 
 
李懂的行星太小了,装不下一片海,哪怕面前这个小小的船就快占了行星三分之一的地方
 
但他还是无比向往着那种无际的神秘,直到脑海里的想象被铁柱喋喋不休的问话打断
 
“船?船就是可以在海里行驶的东西。海?海就是一大片水,时而平静时而颠…”
 
话音没落,地面震了一下
 
李懂以为又是铁柱给自己加的戏,但对上铁柱用刺表现出来的呆滞表情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绕着行星走了一圈发现是株豆苗顶到了行星上
 
那豆苗不知从哪里来,弯弯曲曲长上来看不见头,李懂伏下身耳朵贴在豆苗旁,隐隐约约听得到说话声
 
 
“…看我今天不抽死你个小兔崽子,拿你爹一天捕的鱼跟那个臭老头就换了这么个东西,给我站住…”
 
第一反应这可能是铁柱的老乡,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鱼!那里有海!
 
 
一夜左思右想决定顺着豆苗去那个有海的地方看看
 
 
临走还是有点放心不下铁柱,铁柱自信满满的挥舞着自己的刺
 
“你快行了,瞅见这钢筋粗的刺儿没,管他是老虎还是老鹰,我到时候就朝它呔!——”
 
做了个突刺的动作,根系牵动行星抖了抖,直接把正在正小心翼翼把船推上豆蔓的李懂连人带船抖落了下去
 
……
 
铁柱把枝干探到豆蔓的方向隐约听到“铁柱我…”
 
铁柱大声
 
“我也爱你!”
 
 
李懂一路有惊无险颠到了地上
 
这个地方天刚刚亮,人们都还没起来,李懂想趁没人发现赶紧拖了船跑
 
结果旁边一个迟疑的声音传过来“你…你是…从上面下来的?”
 
李懂当即就猜出这就是那个拿鱼换种子的傻孩子,点了点头又补了一句“别告诉别人啊”
 
得到了答案傻孩子的探险激情被点燃,又怕即将起床的老妈看见,便拉了李懂去自己的秘密基地
 
 
缠着李懂问东问西了好一阵,一只青色的小鸟飞来落在傻孩子的肩上
 
傻孩子边从兜里掏出些面包屑喂鸟边继续问“那你来这里干嘛啊”
 
李懂羡慕的盯着乖顺的小鸟想起自家的铁柱随口答到“看海”
 
又忍不住问“你这是传说中象征幸福的青鸟吗”
 
傻孩子看了眼青色的鸟毛
 
“哎呀可能吧,不过我叫它精卫”
 
“填平所有海洋,地…”
 
傻孩子眼疾手快一把握住精卫的鸟嘴,小声“跟你说了多少次别瞎叫!你想让这里的渔夫今晚吃铁锅炖你吗!”
 
……
 
在傻孩子的引导下李懂来到了海边,咸腥的海风低沉的水声翻卷而来的白色泡沫让李懂呆住了
 
直到旁边‘咚咚’的声音传过来,扭头一看是精卫在往他的船里扔石头
 
感受到李懂的目光,精卫:“少年你放心,经过我的精确计算你的船完全撑得住这些石头”
 
李懂想反正它也填不满海,就带着一船石头下了海
 
太阳已经快要下去,李懂仰躺在船里也不去划桨,感受着大海温柔中蕴藏的力量
 
紫红色的云层层叠叠堆在天边,离李懂的行星很近的地方
 
李懂想起自己的星星,又想起铁柱,后背一阵发凉
 
迟钝了一下猛的翻身发现刚刚被精卫的石头堵住的地方露出一条细缝,海水正慢慢的从那里渗出来打湿了衣服
 
手忙脚乱的去堵却于事无补,船很快就沉下去
 
李懂在水里扑腾着听见头顶
 
“今日超额完成任务”然后看见精卫轻盈愉快的背影
 
刚想喊救命一个猛浪迎头打来,渐渐失去意识

【顺懂】论军医的重要性

破🚗
  
这是链接(这次补档再翻我们就有缘再见吧:)
  
这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一个梗:相比起喂受吃药来说攻自己吃再威胁受‘现在跑还来得及’更为刺激,但没有太太写,只好自力更生了:)
  
这篇文章是我成长路上的里程碑:)

【顺懂】 林鸟 番外

顾顺等了一会,张天德从里面出来
 

青色的头皮让他想起他们小时候的样子
 
面对面两人一时无言
 
 
半晌,“你来干什么。”
 
声音从话筒里穿过来,沙沙的
 
 
像是以前一起玩抓人游戏时,每次看见快追不上石头就不跑了
 
顾顺一下被这种破罐破摔的语气激起火来
 
 
“我来干嘛?我来看看没脑子的人长啥样!我看看你是不是在牢里哭着喊着要给他顶罪!”
 
“你知不知道他拿多小的孩子给他开道!他他妈就是一个混账,你…”顾顺拿着话筒的手指节泛白
 
 
张天德自打进来就偏着头,这时候才缓缓转过来看着顾顺
 
 
“你说得对,他贩毒他教唆我利用我,他就是个混账”
 
 
“可他对我好”
 
 
顾顺一时卡住不知该说什么
 
门口小张探进头来朝顾顺指了指表,顾顺冲他点点头
 
站起来要走突然又想起什么
 
 
“佟莉怎么办”


石头眼神动了动很快暗下去“能怎么办,让人家等我十几年吗”
 
自嘲地干笑了一声“就这样吧”
 
 
 
两天后,佟莉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小公寓
 

又是在人才市场徒劳的一天,像是回到了毕业刚找工作那阵
 
进了楼,公寓物业拦住她递给她一个大信封
 
走进电梯正反看看也没看出是哪家公司的,
 
 
进了屋佟莉直接把自己摔进床里,两手去拆信封
 
 
里面除了一叠文件再没什么,
 

佟莉拿到眼前,读了两行就呆住了
 
 
这是一份崔杰一案的内部案件档案,里面清楚的写了没有对大众公布的案件细节
 
 
其实佟莉找人打听过张天德的罪名,最后也是不清不楚只是知道判了十五六年
 
口供记录事无巨细,一页一页翻过来让佟莉觉得就好像张天德在自己面前一点点讲述这荒谬而笨拙的报恩故事
 
 
回过神来,  眼泪顺着眼角流进头发
 
 
手背覆在流泪的眼上
 
 
“傻子,不就是十五年吗”

【顺懂】 林鸟 07终章

HE  信我(结局令我发笑:)
 
  
 
下午五点,顾顺坐进车里
 
 
脑里翻天覆地的挣扎了一番,还是打起火,车开动驶出小区
 
 
顾顺把车停在林场门口,想了想给李懂发了条消息,然后把手机扔在车里走了进去
 
 
李懂的手机在床上闪了闪然后暗下去
 
 
顾顺一路走进来除了树叶摩擦的细小声音静得令人发怵
 
进了守林人的屋子不见一个人影,桌子上已经落了层灰
 
外面是已经锯好的一截截圆木
 
 
顾顺相信自己的直觉,可到现在眼前的一切又让他心里没底
 
 
轻手轻脚的出来想到林子里看看
 
留意着四周的动静脚下却被一根散出来的木头绊了一下
 
 
顾顺突然蹲下伏在木头边手敲了敲,微微空洞的回响让顾顺猛得睁大眼睛
 
不待他进一步动作身后传来轻微的响动顾顺一回头
 
石头站在身后,手里握着一把枪
 
 
 
李懂回来后心烦意乱,把手机扔在卧室里就一直坐在电脑前看崔氏的监控
 
 
今天崔杰一如往常,在办公室里看电脑打电话累了在跑步机上跑跑步六点半准时开始收拾准备离开
 
李懂正准备把楼道里的画面调出来,却看见崔杰在门口突然回身
 
 
李懂以为他忘了什么,而他只是在那停留了一两秒就关上门出去了
 
李懂盯着他在走廊里稳步而行,脑海里琢磨着刚才的动作,突然一个恐怖的念头冒出
 
 
他像是在道别!
 
 
李懂跑去拿手机想给顾顺打电话
 
摁亮屏幕却看见顾顺四十多分前给他发的消息,只有一个感叹号
 
李懂低低骂了一声给顾顺拨回去却是无人接听
 
 
冲庄羽喊让他赶紧给顾顺手机定位,自己则又拨出一个电话
 
“骆队,这次帮帮我,给我调武警”
 
庄羽听话筒那边不知说了什么,李懂停了几秒又开口
   

“我负责”
 
 
 
“你给他顶?!”
 
石头别过脸不去看顾顺只是低声“你赶紧走”
 
“我走回去等到你把他放走明天再把你抓起来!?”
 
说着两步上前一拳打在石头脸上
 
“崔杰他妈的给你什么好处了啊!”
 
 
张天德被这一拳打得火起
 
扔下手枪“你什么都不知道”说着和顾顺扭打在一起

两人身量差不多,谁也没能占上风
 
 
忽得石头怔了一下随即伸手把顾顺往右推
 
顾顺还没反应,只听见两声枪响
 
而后一颗子\弹锲进自己的后背一阵钻心的疼痛
 

晃晃悠悠转头看了一眼
 
 
一批荷枪实弹的武警分队把林场围起来
 
旋即脱了力摔在地上,
 
失去意识前听见是几声零落的枪声而后是武警大声的“不许动!”
 
还有一个声音在耳边一直叫自己的名字
 
 
 
 
警方从集装好的圆木里搜出七十万颗冰\毒
 
 
崔杰等五人以武装押运毒品等罪名判处死刑
 
张天德以贩毒团伙高层获罪有期徒刑十八年,担念其态度诚恳且无实质性贩毒行为基础刑减五年
 
顾顺在任务中牺牲,获一等烈士荣誉
 
 
一切尘埃落定
 
 
几天后顾顺的葬礼
 
为防止残余毒贩报复顾顺的父母没有露面,只有几个同事来
 
李懂在墓碑前放下一束花
 
抬眼看了看,觉得顾顺这张照片选得真丑
 
 
 
出了陵园走进家超市找了半天才看见玉米罐头
 
结了账七拐八拐绕到一家小医院
 
进了病房把罐头往床上一扔
 
 
转身要去洗手身后就传来让人想打人的声音
 
 
“你怎么这么敷衍啊,我要吃玉米,你这给我弄来的啥啊,你看看,这么多添加剂,我这样的身体能受得了吗”
 
李懂洗完手坐到床边“枪子里添加剂也不少怎么没把你打死呢”
 
说着拉开罐头放在床头柜上“爱吃不吃”
 
 
说完拿出电脑没再理他
 
床上的人撇撇嘴,拿起罐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嘴里还闲不下来,“我的葬礼怎么样啊,大家有没有真情流露”
 
李懂头也没抬“有,骆队差点没忍住”
 
“哭起来?”
 
“笑出来”
 
 
消停了没一分钟又探过头去“你干啥呢”
 
李懂先没理他,又嫌他一遍遍问得心烦“给你调新的身份信息呢”
 
“哪的人啊”
 
“东北”
 
“叫啥啊”
 
“黄景瑜”
 
 
顾顺好像挺满意,塞了一大口玉米
 
 
过了几秒李懂感觉有只手又不老实的往自己腿上摸
 
抓住那只作妖的手往床上一扔,顺手要打他腿
 
结果顾顺另一只手早就等在那,把李懂的手牢牢握住
 
 
没等李懂说话,床上的人先开口
 
 
“你好,我叫黄景瑜。
 
初次见面,可我爱你”

【顺懂】 林鸟 06


 
顾顺回家翻来覆去看那几张财务报表
 
心里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
 
 
李懂的话在他脑海里盘旋
 
是石头自己踏进这个深渊的吗
 
顾顺不知道这几十年里石头经历了什么,变成了一个怎样的人,只是下意识的不愿相信他的手沾着肮脏的东西
 
 
视线突然停住,白纸黑字的‘锐宏林场’突然变得无比刺眼
 
 
一个念头砸在脑子里,一把抓起旁边的手机
 
 
 
李懂接到骆队电话是中午了
 
 
骆队在那边说顾顺想现在就出手把锐宏林场控制住被上边拒绝了
 
说没有确切证据容易打草惊蛇
 
还说案子牵扯他个人生活太多导致主观色彩太强,已经强制让他‘休息’了
 
让李懂过去看看别出什么事
 
 
 
李懂打车过去,摁了半天门铃才听见里面有动静
 
顾顺来开门见是李懂有点意外,旋即苦笑
 
“你第一次主动来找我就是给那些老家伙当说客的”
 
李懂没理会他,径直走进去坐下
 
“你知道星哥是怎么出事的吗”
 
 
顾顺没想到他会说这个,怔了一下
 
 
当年这个案子时他不在这边,知道得并不多
 
后来发现上面对这个案子挺保密的,左右打听没什么结果
 
知道李懂当时也参这个案,此刻听他提起竟有点紧张
 
 
“他当时也认为那是抓住老鬼,也就是崔杰的最后机会,上面认为时机不成熟拒绝了他”
 
“他以摄影师的身份追到一个山村里,后来按他的说法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突然朝他开枪”李懂声音哽了哽
 
“然后崔杰个几个人从平房里跑出来要往一个山洞里逃,那个孩子回头想跟着跑进去”
 
“那是崔杰唯一一次回头,也是罗星开着的相机唯一拍到的一张,他回头把那个孩子推出去,一行人进入后引爆了洞口的炸药,那孩子当时就被炸得四分五裂,等我们赶过去,罗星也只剩半口气了,这才是局里一直以来对这个失败的案子讳莫如深的原因”
 
 
顾顺皱着眉点起一支烟没有抽,看着烟雾弥漫在两人之间
 
 
李懂吸了一口气“我们既然做这个,就不怕死。但崔杰这个人有多深,我们没有把握就是白白送死……你不要和星哥落得一样的结局”
 
 
顾顺把燃了一半的烟举到嘴边发狠似的吸了一口然后捻灭在烟灰缸里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还在打赌谁能善终”
 
“比起我不知道怎样的结局,他现在这样到像是赢了一半了”
 
停顿了一下,避开李懂的眼睛,声音冷了下来
 
 
“我和罗星本就是一种人”
 
 
李懂听了起身要往外走,却又突然住了脚步,强忍着给顾顺一拳的念头
 
 
“不一样的,你还有我”
 
 
顾顺抬起头,只听见一记关门声

【顺懂】 林鸟 05

顾顺中午从C市飞回来拎着从李懂那抢来的几袋特产赶着下班前回了趟公司
 
 
转了转没看到石头,就下楼找去佟莉
 
 
看见佟莉在位子上整理文件
 
走过去,“我这出个差还要被人使唤”
 
把袋子往佟莉桌上一放
 
“张天德让我给你带的”
 
本来笑着的佟莉听完顾顺的话后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张天德给我的?”
 
说完苦笑了一下“你这好兄弟做得可不够到位啊”
 
 
“我们已经分手了”
 
“啊?”
 
“一条短信发过来就没有了”
 
“我回去给你问他去”
 
“……算了”
 
见顾顺要走指了指特产,“谢了啊”
 
 
顾顺回去又等了一会也没见张天德,打电话也无人接听只好开车回家
 
 
走在路上顾顺突然想起什么
 
车调了个方向朝李懂家开去
 
 
一进门一团棕色猛的扑过来,一看是只泰迪抱在自己腿上
 
“邻居要出两天门,来让我们帮忙看着。你说这我们也不好多推辞”
 
庄羽边帮着把狗往下拉边说“诶呦你好歹是个母的能不能矜持点”
 
里面连传来三声喷嚏
 
 
“李懂怎么了”
 
“狗毛过敏”
 
 
李懂戴了个口罩,三人坐在客厅
 
庄羽打开笔记本调出些文件
 
“就在你们走的这两天,崔杰那边果然有小动作,但……”
 
庄羽摇了摇头“令人费解。崔氏股权进行了几次内部交易,法人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叫张天德的人”
 
 
顾顺交叉在一起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
 
“可这还不是最有意思的”
 
庄羽把电脑转向顾顺
 
“经侦那边的意外发现。你能看懂,崔氏有个窟窿”
 
顾顺从电脑前抬起头“一千万?”
 
“是啊,公司里灰色地带的资金,经手了几次看似良性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后就被从公司的财务报表里抹去了。”
 
顾顺皱着眉往后靠到沙发上
 
“这是崔杰走的最令我们迷惑的一步棋了。与他马上要来的钱相比,一千万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还是他嫌贩/毒罪名还不够,非要添个经济犯罪”
 
 
旁边李懂摇摇头“至少这笔帐算不到崔杰头上”
 
“按照国内《公司法》,从张天德成为法人那一刻起,这一千万的刑事责任全部由签署相关文件的人,也就是张天德个人承担,一般不会涉及到公司和他人”
 
 
庄羽一手托着下巴“听说这张天德还是崔杰的养子呢,这不是明着把他往坑里推吗”
 
 
李懂看了一眼顾顺
 
他手上削着一个苹果,没什么表情

 
顾顺让庄羽帮忙把崔氏的财务数据给他整理一下打出来,庄羽应着进了里屋
 
 
客厅突然就安静下来
 
 
顾顺还在削那个苹果,皮拖了长长的一条一直也没断
 
 
李懂开口
 
“你怕张天德也参与了。”

 
手里的苹果皮就陡然断了

把掉在地上的果皮捡得扔进垃圾桶,顾顺抬眼看向李懂
 
 
“我怕”
 
 
 
顾顺把苹果仔仔细细削完搁在桌子上
 
一手抱了一直闹腾的泰迪塞进庄羽屋还给关上了门
 
洗了手回来拿了桌上的苹果塞进李懂手里
 
见他没动便便伸手要把李懂口罩摘下了来
 
李懂往后躲了躲
 
“躲什么,好像我要亲你似的。吃。”
 
 
 
半晌又开口“你知道看着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寄人篱下是什么感觉吗”
 
“正是闹腾的时候却每天过得小心翼翼但还是经常被骂,还是被抛弃”
 
顾顺抽了抽鼻子,“我不怕信错人”
 
“我怕他再信错”
 
  
 
庄羽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闪烁起来
 
顾顺无意间瞥见上面的内容,就把手机探过来面色阴沉的盯着看
 
李懂见状伸过头来
 

是经侦的同事,说了一堆
 
大概意思是崔氏操作那一千万的手法乍一看来很隐蔽但根本经不起推敲,一般的会计多下些功夫都能查出来,像是刻意而为
 
 
李懂看完沉吟“张天德参没参与贩/毒不知道,但我总觉得他知道公司的那个窟窿”
 
“如果这样,那他就是自己一脚踩进这个坑里,那他……”
 
 
没等李懂说完,顾顺猛地站起来
 
从庄羽那拿了资料草草和他们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李懂听到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
 
又想起给罗星送东西时说的话,心里有些烦躁